当前位置: > 名人故事

中国青年报

2022-07-17 10:08:49

汽车兵故事

新闻排名热点新闻

中青在线版权及免责声明:

在接受本网站服务前,请仔细阅读以下条款并同意本声明。 1. 本站所有标有“来源:中青网或中青网”的作品,版权归中青网或中青网所有。未经本网站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录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 2.本网站如授权使用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按双方约定注明作品出处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中青在线将追究其责任。 3. 本站所有标有“来源:XXX(非中青网)”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。转载的目的是为了传达更多信息。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观点和意见。对真实性负责。 4. 本站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观点和意见,与本站立场无关,由作者负责。 5.如需联系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30日内联系本站。

2011 年 9 月 18 日,星期日

过去的评论

新闻列表返回目录

中国青年报

穿越白雪皑皑的“鬼门”——西藏军区某车组

蔡涵寅洪谷高永军《中国青年报》(2011年9月18日01)

西藏军区某汽车团官兵喜欢“钢”字。团五连和二队被国防部授予“青藏高原钢运队”荣誉称号。 “钢之品质,钢之硬度”是对团队作风的精准提炼。

由于担负着西藏军区部队平时和战时物资、油料、武器弹药和人员的运输,车团常年穿梭在平均海拔的雪天路上超过4000米。陪伴他们。

然而,汽车兵团官兵却表示,我们部队“危险重重,势不可挡,吃苦耐劳,不堪重负”。建队60年来,共有247名官兵在执行任务中光荣牺牲。

铁拳

汽车团营地的大门戒备森严。据说早些年,门口立着两根80厘米高的混凝土桩。中间只有一辆卡车可以通过。

现在,考验驾驶技术的两根混凝土支柱已不复存在,但“技术至上”的优良传统已在车兵身上代代相传。车队举行了换胎比赛,最好的成绩只有4分钟。军区后勤专业比赛,团里的老士官开着车,松开油门,踩下刹车,调转方向,“嘎”的一声,车子旋转了180度,稳稳停住。 .

汽车兵们高超的驾驶技术是在崎岖险阻的边境道路上训练的。普隆天剑、麻辣山、二郎山、麻麻沟、然乌沟……这些高原公路上的“鬼门”,汽车兵们再熟悉不过了。

马拉山海拔5800多米,北坡59弯,南坡48弯。天气恶劣,道路难以通行。当地人有句俗话:上马拉山,不死要躺3天。

一年六月,六连在执行物资运输任务的途中翻越马拉山。车子沿着上山的蜿蜒小路缓缓行驶。路上的雪又硬又滑。稍稍一刹车,车子就颠倒了,士兵们小心翼翼地开着车。

汽车兵故事

当我们到达山顶时,积雪比驾驶室外面的踏板还厚,车队无法移动。经验丰富的公司干部都知道,把车停在常年积雪的山顶上是极其危险的。他们立即组织官兵拿出铁锹和脸盆开路。经过7个多小时的刨铲,他们终于开辟了一条狭窄的道路。迪,慢慢地开车,终于安全地越过了危险的马拉山。

它还在马拉山。 2008年10月,时任汽车团团长孙志刚率队在半山腰的弯道上被雪崩拦截。正当他站在路边指挥车辆通行时,松散的雪花突然崩塌,将孙志刚深深埋葬。

士兵们奋力营救船长。他冻得发抖,把外套裹了两个小时,才盖住冻僵的身体。回到营地后仅休息了两天,孙志刚就带领小队再次执行运输任务。

然而汽车兵故事,与普隆自然保险相比,马拉山算不了什么。汽车兵中有“天不怕地,不怕地,只怕鲁朗上仲巴”之说,而普隆可怕的天险就在鲁朗和仲巴之间。这段路极其狭窄,只有一辆卡车才能穿过山体,另一边是百米深的悬崖。

2009年5月,油运大队32辆车在返程途中途经普隆坡,不料遭遇山体滑坡。

“汽车分队不仅是运输队,还是战斗队,”现任汽车团团长石勇说。近年来,汽车团定期组织开展抗敌特骚扰、紧急调度、紧急疏散、防暴等战备训练,增强官兵对敌情的认识和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。

“今年以来,全团开展应急演练62次,完成117天的战备训练日。全体官兵熟悉战备方案和任务职能,真正做到了每士兵是一块优质钢,部队打起来就像铁一样。拳头!”石勇自信地说。

铁肩

1997年冬中旬,一场暴风雪袭击了青藏高原北部,厚度1.4米。那曲11个县区受灾严重,26万人、554万头牲畜陷入绝境。 .

汽车组接到救援命令后紧急出动。集团党委下定决心:“一定要把救灾物资尽快送到受灾群众手中!”受灾的茶当乡。

在零下30到40摄氏度的严寒下,官兵们用镐和铁锹挖雪清理道路。车队慢如蜗牛,一天只行驶了8公里。严寒和缺氧让部分官兵头晕呕吐。

团队克服重重困难,以最快的速度到达救灾点。看到军车,焚烧牛粪、吃光饭的灾民感动落泪。在连续多日的救灾行动中,汽车集团共出动官兵400余人、车辆340余辆,共运送各类救灾物资1374吨。

汽车兵团政委吴国华说:“在西藏,哪里有灾难,哪里就有汽车兵团的军车。”这座山突然塌陷了。短短10分钟,近3亿立方米的泥石流将伊贡藏泊河干流彻底堵死,形成“大坝”,导致伊贡湖水位以每天1米的速度上涨, 318国道、部分军事设施和1000多人面临洪水威胁。

接到救援令后,4月22日,由88名官兵、60辆车辆组成的抢险救灾队伍立即向易公灾区挺进。

地质、测绘、水文等相关专家技术人员经过反复研究,决定在滑坡堆积的马鞍上开挖倒梯形排水道,以降低湖水水位。汽车团官兵担负起运土、救灾物资的任务。一个月内,运送土石方78万多立方米,运送救灾物资240多吨,转移、抢救安置2000多人。

6月8日,依公湖水沿着官兵修建的引水渠继续倾泻而下,悬在藏区人民头上的“炸弹”被安全解除。任务完成,撤退完毕,当地藏族群众自发前来送行,为官兵献上洁白的哈达和香醇的酥油茶。

西藏第一座大型水电站、第一座水泥厂、第一座机场……官兵参与支援西藏200多个“第一”工程建设。一位自治区领导人曾感慨地说:“西藏的建设,是英雄汽车战士在车轮上一圈一圈滚滚而来的结果。”

铁规则

60年前,机动车辆团组建后进入西藏,沿途断食。官兵们曾经猎杀地鼠来养活自己的饥饿感。后来,当地一位僧人说:“这是地菩萨,不能吃。”军队宁愿挨饿也不愿打猎。汽车兵团政委吴国华不止一次向官兵讲述了这个故事。会议最后,他强调:“在西藏,各族人民通过解放军认识了共产党。”

去年,石勇领队带队到格尔木发货。回来前,当地一位老板找到了他,希望顺便带些货物到拉萨,并交出了现金、烟酒。石勇严词拒绝:“军用车辆严禁运行,违者必究,我不能严于律己!”当晚,石上校以此为例,给官兵们上了警示教育课。

拉萨是佛教的圣地。每年夏天,许多虔诚的佛教徒不远万里到拉萨朝圣。有一次,陈立华参谋长带领30辆斯太尔卡车进行物资紧急运输。车队经过大子县城时,数百名香客排成数公里的队伍经过。

汽车兵故事

尽管时间紧迫,陈局长立即通过对讲机,让车队不要鸣笛,停止移动,让朝圣者先行。 40分钟后,最后一位朝圣者过去,陈丽华下令“继续前进”。

一年的十月,青藏高原北部遭遇了一场暴风雪。汽车集团派出12辆汽车前往那曲运送救援物资。车队在暴风雪中迷路了,绕了10多个小时终于找到了神殿。

黎明前的几个小时,官兵们躲在庙宇的屋檐下,背靠背,静静地等待雪停。黎明时分,喇嘛开门扫雪,眼前的景象让他很感动——士兵们挤在一起,浑身是雪。他们主动给官兵送来白开水、鸡蛋、苹果等食物。

2009年10月,当雄县发生6级地震6.,汽车集团成为第一批到达灾区的救援力量。面对废墟中的贵重物品和现金,他们仔细登记,留下了100多件物品清单。救灾后,该团收到了灾区人民赠送的锦旗30余面。

近日,汽车团顺利完成运送边防物资的任务,返回营地。两天之内,它就收到了一堆军事基地的回访信。从多方反馈的情况来看,汽车团的数百名官兵跟在这辆车后面。上线并经过4地18个县,无一人违章违纪。这是车组连续第12年实现安全运输“零投诉”。

">

返回下一篇文章

西藏军区某汽车团官兵喜欢“钢”字。团五连和二队被国防部授予“青藏高原钢运队”荣誉称号。 “钢之品质,钢之硬度”是对团队作风的精准提炼。

由于担负着西藏军区部队平时和战时物资、油料、武器弹药和人员的运输,车团常年穿梭在平均海拔的雪天路上超过4000米。陪伴他们。

然而,汽车兵团官兵却表示,我们部队“危险重重,势不可挡,吃苦耐劳,不堪重负”。建队60年来,共有247名官兵在执行任务中光荣牺牲。

铁拳

汽车团营地的大门戒备森严。据说早些年,门口立着两根80厘米高的混凝土桩。中间只有一辆卡车可以通过。

现在,考验驾驶技术的两根混凝土支柱已不复存在,但“技术至上”的优良传统已在车兵身上代代相传。车队举行了换胎比赛,最好的成绩只有4分钟。军区后勤专业比赛,团里的老士官开着车,松开油门,踩下刹车,调转方向,“嘎”的一声,车子旋转了180度,稳稳停住。 .

汽车兵们高超的驾驶技术是在崎岖险阻的边境道路上训练的。普隆天剑、麻辣山、二郎山、麻麻沟、然乌沟……这些高原公路上的“鬼门”,汽车兵们再熟悉不过了。

马拉山海拔5800多米,北坡59弯,南坡48弯。天气恶劣,道路难以通行。当地人有句俗话:上马拉山,不死要躺3天。

一年六月,六连在执行物资运输任务的途中翻越马拉山。车子沿着上山的蜿蜒小路缓缓行驶。路上的雪又硬又滑。稍稍一刹车,车子就颠倒了,士兵们小心翼翼地开着车。

当我们到达山顶时,积雪比驾驶室外面的踏板还厚,车队无法移动。经验丰富的公司干部都知道,把车停在常年积雪的山顶上是极其危险的。他们立即组织官兵拿出铁锹和脸盆开路。经过7个多小时的刨铲,他们终于开辟了一条狭窄的道路。迪,慢慢地开车,终于安全地越过了危险的马拉山。

它还在马拉山。 2008年10月,时任汽车团团长孙志刚率队在半山腰的弯道上被雪崩拦截。正当他站在路边指挥车辆通行时,松散的雪花突然崩塌,将孙志刚深深埋葬。

士兵们奋力营救船长。他冻得发抖,把外套裹了两个小时,才盖住冻僵的身体。回到营地后仅休息了两天,孙志刚就带领小队再次执行运输任务。

然而,与普隆自然保险相比,马拉山算不了什么。汽车兵中有“天不怕地,不怕地,只怕鲁朗上仲巴”之说,而普隆可怕的天险就在鲁朗和仲巴之间。这段路极其狭窄,只有一辆卡车才能穿过山体,另一边是百米深的悬崖。

汽车兵故事

2009年5月,油运大队32辆车在返程途中途经普隆坡,不料遭遇山体滑坡。

“汽车分队不仅是运输队,还是战斗队,”现任汽车团团长石勇说。近年来,汽车团定期组织开展抗敌特骚扰、紧急调度、紧急疏散、防暴等战备训练,增强官兵对敌情的认识和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。

“今年以来,全团开展应急演练62次,完成117天的战备训练日。全体官兵熟悉战备方案和任务职能,真正做到了每士兵是一块优质钢,部队打起来就像铁一样。拳头!”石勇自信地说。

铁肩

1997年冬中旬,一场暴风雪袭击了青藏高原北部,厚度1.4米。那曲11个县区受灾严重,26万人、554万头牲畜陷入绝境。 .

汽车组接到救援命令后紧急出动。集团党委下定决心:“一定要把救灾物资尽快送到受灾群众手中!”受灾的茶当乡。

在零下30到40摄氏度的严寒下,官兵们用镐和铁锹挖雪清理道路。车队慢如蜗牛,一天只行驶了8公里。严寒和缺氧让部分官兵头晕呕吐。

团队克服重重困难,以最快的速度到达救灾点。看到军车,焚烧牛粪、吃光饭的灾民感动落泪。在连续多日的救灾行动中,汽车集团共出动官兵400余人、车辆340余辆,共运送各类救灾物资1374吨。

汽车兵团政委吴国华说:“在西藏,哪里有灾难,哪里就有汽车兵团的军车。”这座山突然塌陷了。短短10分钟,近3亿立方米的泥石流将伊贡藏泊河干流彻底堵死,形成“大坝”,导致伊贡湖水位以每天1米的速度上涨, 318国道、部分军事设施和1000多人面临洪水威胁。

接到救援令后,4月22日,由88名官兵、60辆车辆组成的抢险救灾队伍立即向易公灾区挺进。

地质、测绘、水文等相关专家技术人员经过反复研究,决定在滑坡堆积的马鞍上开挖倒梯形排水道,以降低湖水水位。汽车团官兵担负起运土、救灾物资的任务。一个月内,运送土石方78万多立方米,运送救灾物资240多吨,转移、抢救安置2000多人。

6月8日,依公湖水沿着官兵修建的引水渠继续倾泻而下,悬在藏区人民头上的“炸弹”被安全解除。任务完成,撤退完毕,当地藏族群众自发前来送行,为官兵献上洁白的哈达和香醇的酥油茶。

西藏第一座大型水电站、第一座水泥厂、第一座机场……官兵参与支援西藏200多个“第一”工程建设。一位自治区领导人曾感慨地说:“西藏的建设,是英雄汽车战士在车轮上一圈一圈滚滚而来的结果。”

铁规则

60年前,机动车辆团组建后进入西藏,沿途断食。官兵们曾经猎杀地鼠来养活自己的饥饿感。后来,当地一位僧人说:“这是地菩萨,不能吃。”军队宁愿挨饿也不愿打猎。汽车兵团政委吴国华不止一次向官兵讲述了这个故事。会议最后,他强调:“在西藏,各族人民通过解放军认识了共产党。”

去年,石勇领队带队到格尔木发货。回来前,当地一位老板找到了他,希望顺便带些货物到拉萨,并交出了现金、烟酒。石勇严词拒绝:“军用车辆严禁运行,违者必究,我不能严于律己!”当晚,石上校以此为例,给官兵们上了警示教育课。

拉萨是佛教的圣地。每年夏天,许多虔诚的佛教徒不远万里到拉萨朝圣。有一次,陈立华参谋长带领30辆斯太尔卡车进行物资紧急运输。车队经过大子县城时,数百名香客排成数公里的队伍经过。

尽管时间紧迫,陈局长立即通过对讲机,让车队不要鸣笛,停止移动,让朝圣者先行。 40分钟后,最后一位朝圣者过去,陈丽华下令“继续前进”。

一年的十月,青藏高原北部遭遇了一场暴风雪。汽车集团派出12辆汽车前往那曲运送救援物资。车队在暴风雪中迷路了,绕了10多个小时终于找到了神殿。

黎明前的几个小时,官兵们躲在庙宇的屋檐下,背靠背,静静地等待雪停。黎明时分,喇嘛开门扫雪,眼前的景象让他很感动——士兵们挤在一起,浑身是雪。他们主动给官兵送来白开水、鸡蛋、苹果等食物。

2009年10月,当雄县发生6级地震6.,汽车集团成为第一批到达灾区的救援力量。面对废墟中的贵重物品和现金,他们仔细登记,留下了100多件物品清单。救灾后,该团收到了灾区人民赠送的锦旗30余面。

近日,汽车团顺利完成运送边防物资的任务,返回营地。两天之内,它就收到了一堆军事基地的回访信。从多方反馈的情况来看,汽车团的数百名官兵跟在这辆车后面。上线并经过4地18个县,无一人违章违纪。这是车组连续第12年实现安全运输“零投诉”。

上一篇:如何引导孩子自主阅读?
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

本网站所有内容均由编辑从互联网收集整理,如果您发现不合适的内容,请联系我们进行处理,谢谢合作!

Copyright © 就爱故事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备案号:冀ICP备2022007662号 网站地图